中新網3月26日電(上官雲) 近日,知名作家葉開編纂的《這才是中國最好的語文書》上市,僅僅上架網店3天,首印2萬冊便銷售一空,爭論和質疑亦相伴而來。不少人表示,語文教科書的編纂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葉開能否以一人之力完成此舉?取名“最好”是否太不謙虛?25日下午,葉開接受記者採訪回應上述言論。他表示,書的好壞要看市場選擇,他非常希望一流的教材編撰者都來寫教材,如果這能讓語文教育變得更好,“哪怕自己慘敗也會很高興。”葉開透露,自己有著豐富的閱讀體會,亦有20年的頂級雜誌編輯從業經歷,因此才敢誇下“以一人之力編寫教材”的“海口”。
  談新書:好壞要看市場選擇 希望在公正環境下共同競爭
  翻閱《這才是中國最好的語文書》可知,這本教材的體例比較特別,不按現行語文教材的編寫方式,而只是一種進階閱讀月寫作的指導,書中有非常詳細的點評,分析和延伸閱讀材料指導。此前,曾有不少人質疑,教材編寫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葉開僅憑一人之力或不能完成這樣的任務。但葉開表示,其實他比很多專業的教材編撰者更專業。
  “我在當代文學研究方面小有成就,亦有二十年頂級文學雜誌的編輯經驗;幾乎和所有一流作家都有來往。此外,我對孩子的閱讀喜好、教育心態都長期關註,並仔細研究國內現行教材。”葉開解釋道,這對於教材編寫來說是一種比較充分的準備,因此他敢誇下這樣的海口。
  據葉開分析,目前小學語文教材水平最差,初中次之,高中質量相對較好,因此他目前比較專註小學語文教材的編纂。在他能找到的教材中,內里錯誤很多,部分選文質量亦很低劣,甚至出現刪減、篡改的現象。
  “書的好壞不能由自己定論。關鍵要看市場選擇,要看是否得到家長和孩子們的認可。”葉開直言,他非常希望有能力的人都來編寫教材,在一個放開公正的環境中競爭,“如果能夠讓中國的語文教育變得更好,哪怕自己慘敗也會很高興。”
  編寫原則:強調經典閱讀 文章兼顧文學性、思想性、趣味性
  由於曾擔任編輯,葉開的閱讀量非常大。而不管是自己的閱讀選擇,還是這套書的編寫,葉開都非常強調“閱讀經典”的重要性。葉開表示,就個人閱讀體會來講,文學經典長興不敗,必有其豐富內涵。人生有限,應該用最好的時刻汲取最好的營養。
  “營養豐富、有趣,兼顧文學性、思想性、趣味性,這就是書中選擇文章的標準。就此而言,小學初中大部分的選文都不合格。”葉開稱,在選擇作品的過程中,自己也會向身邊人廣泛征求意見,“在編輯這套教材的《散文捲》時,我曾經想要收錄西川的一首《不要剝奪我的複雜性》,一位知名教師將它拿到閱讀課上為一些中小學生講解,其中絕大部分都能談出不錯的感想。所以,在我看來,我們在選擇教材文章的時候不能低估孩子的理解力。”
  葉開透露,《這才是中國最好的語文書》剩餘兩冊中的《散文捲》已經編好交給出版社,而《詩歌捲》則正在籌備中。在《散文捲》里,他會推行“大散文”的概念,不會選入通行教材中那些抒情散文和游記。
  而在編寫過程中的《詩歌捲》則讓葉開有些犯難,因為詩歌離中小學最為遙遠,但在葉開看來,中國當代詩歌的成就非常大,遠超現代詩歌,但卻被忽略了,他將會審慎對待編寫工作,“教育是大事,不能隨便。”
  《小說捲》未收魯迅作品:多留些空間給其他重要作家
  在葉開業已出版的《綜合捲》與《小說捲》中,雖選入多位大師的作品,但魯迅的文章卻難覓蹤跡。葉開說,魯迅的文章已經廣為流傳,作者十分熟悉,並且多有選入其他版本教材,因此在這部書中可以去掉,多留些空間給其他重要作家,他們已經被遺忘了太久。
  “比如我的《綜合捲》選入了梁實秋的《下棋》,結尾生動有趣,寫人情世態亦內蘊豐厚。孩子們不一定能夠完全讀懂,但能夠感受到文章本身具有的美感。這就好比綢緞,我們可能不知道如何織成,但可以伸手觸摸感知它的好壞。”
  葉開表示,他並非完全“拋棄”魯迅的作品,在即將出版的《散文捲》中,會選入魯迅作品,但不會選擇大家都很熟悉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之類,“我有一個原則,凡事現行教材中有的文章,我都不用。因為教材外還有廣闊的天地,就是魯迅先生,也還有其他很多有趣的文章。”
  各大電商平臺數據顯示,《這才是中國最好的語文書》首印2萬冊3天銷售一空,並且時常處於缺貨狀態。葉開笑稱,他還是有些在意銷量的,因為銷量好代表大家肯定自己,“如果一個人都不買,那就意味我的研究成果毫無價值,我以後也就不會再編了。”  (原標題:葉開:我為何敢 “以一人之力編寫教材”)
創作者介紹

產品設計

bi03biah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