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行:中山紀念林園、古寧頭戰場遺跡 受『薔蜜』颱風影響的不僅是回金門的船班,就是三天後的此時,飛往台北的航班,也只能以遞補方式慢慢消化掉被耽擱下來的數百位旅客。我們因為還有三個人尚未到齊,本著『同進同出』的精神,因此未立刻排入補位。眼看著多出的兩小時將呆呆地翹首機場,幸而旅行社為我們安排參觀與借貸尚義機場只幾步之隔的『中山紀念林園區』,一則是打發時間,再則不需塞在機場大廳進退不得。中山紀念林園區位於『賈村』的乳山,其內有座『乳山故壘』、經 國 先生於民國七十三年手植的龍柏與一座『經國紀念館』。園裡,林木蒼翠茂盛,高聳入雲的南洋杉並排兩旁的小道與廣闊松林步道,在烈日下,使這兒更顯得寧靜。除票貼此之外,還陳列有金門炮戰時期使用的坦克車、戰鬥機與長砲。一群群對岸觀光客,在導遊解說下聆聽不同的故事,不知道對他們原本的認知起了什麼化學變化,我倒很好奇。於午後兩點許回到機場,領隊與隊員都到齊了,但是候機室的人潮還在,牆壁看板的客滿告示也高掛著。幾經折衝,領隊與旅行社達成共識,把回去的時間再往宿霧後挪到晚間七點,確定搭乘航空公司的加班機,而我們回頭再上遊覽車,去憑弔已久遠了的『古寧頭』沙場。臨時來的導遊是旅行社副社長 黃 先生,他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導遊,一上車即侃侃而談金門的今昔,與他小時躲砲彈的驚險經驗,娓娓道來,聽者比言者更投入。時間相隔近一甲子,五彩碉堡還在,但戰壕已被雜草汙泥填平巴里島,它們不再是深壑固壘。金門高梁園依舊結實累累,除了綁上頭巾蹲伏在灌木叢正修剪花圃的婦女,與來來往往的觀光客以外,諾大的園林沒有了值勤官兵的影子,這兒已悄然回歸大地自然的本色。聲嘶力竭攜槍怒吼的戰士雕像與史館雙側當年適時攔截對手於沙灘的兩輛裝甲車,為四周平添幾許肅殺之氣,提醒來客這裡曾是不凡之地馬爾地夫,但終究最後它們也僅淪為背景罷了。栩栩如生的壁畫,清楚勾勒出那時雙方激戰之慘烈與局勢之險峻。戰略部署圖顯示兩方在七十二小時內焦土必爭的迂迴曲折。這些都真真實實的發生在腳下的這塊每一吋土地上。但豔陽輕風,即使豎直雙耳,就是感染不到浮游的幽靈與飄零的魂魎。悠悠六十年,漫漫長河,他們或都已駐留在祥和禮服的彼岸,或已不分彼此了。然而,北山指揮的景象所就完全不同了。斷牆佈滿累累彈痕,是那場戰役落幕前激烈掙扎的印記,看了令人怵目驚心。雖然事先被警告了,也做了十足的心理準備,但一兩百具匍匐四周的亡魂,雖然刻意『純觀景』,不做他想;木麻黃拽長樹影,隨風搖曳,扇起陣陣不安的氣氛,令人不敢久留。臨去機場前西裝外套,我們 蒙黃 先生寬容,去憑弔李光前團長當年殉難的地點。與T不顧全車人等待,疾走進入李將軍廟瞻仰勇者銅像。雙目炯炯有神,『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一如那場僵持不下的攻堅戰鬥中,他從壕溝躍然而起,身先示卒的磅礡豪氣。除了敬仰其勇氣之外,物換星移,還有多少人記得當年事蹟?人們談論得多的竟是『它』開ARMANI放回鄉探親之後,『廟宇』為野魂『喧賓奪主』所霸佔,央求陽間補建一座供其安『魂』,免得落為『無宅神』的茶餘飯後鮮事。暮色已漸濃,金門掩蓋在灰茫茫穹蒼之下,唯獨機場燈火通明。加班機門已開,踩在甬道上,回家的心情本該是輕鬆歡愉的,此刻卻如鉛錘掛心,沒來由的就是快樂不起來。2008 9/30DSCN2354昔日的猛虎已G2000退居幕後了DSCN2356位於賈村的中山紀念林DSCN2361乳山故壘DSCN2371經國先生銅像DSCN2385戰鬥機群DSCN2395等待返台的旅客擠暴尚義機場DSCN2411發出預警的戰車默默的停在史館前DSCN2429戰役雙方佈署圖DSCN2456古寧頭戰史館DSCN2477彈痕累累的北山指揮所DSCN2480殘破的北山共軍指揮所DSCN2492李光前團長殉難地DSCN2495李西服光前將軍廟
創作者介紹

產品設計

bi03biah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